华夏银行信用卡,篮球哲学或许没有高低之分,但火箭和勇士毕竟不会成为互相,广州旅游景点

大概半个月前,在勇士与快船的系列赛第二场中,库里曾手握一个绝杀的机会。他一抬手就将哈雷尔晃飞在空中,在那个稍纵即逝的时刻,赛季罚球命中率高达90%的库里可以轻松获得一个三分犯规——他只需要把身体贴近哈雷尔就可以,后者正飞在空中,根本没法躲开。

但库里拒绝了,他让哈雷尔从自己面前飞过,而他本人则闪开了一个角度后三分出手。不料球弹框而出,勇士也最终输掉了那场比赛。



因为库里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扔向哈雷尔,他招致了一些批评,这其中甚至包括ESPN电视台的一些评论员。这就很有趣了,那些批评库里不去造犯规的人,跟攻击哈登太爱造犯规的人是一拨人。同样是造犯规,为什么大伙要区别对待库里与哈登呢?

这似乎是因为两人固有形象的不同。

全联盟都知道哈登爱造犯规,也善于造犯规。在过去的7个赛季里,哈登有6个赛季的罚球数全联盟最高。对于哈登来说,相比把球投进去,他更倾向于制造对手的犯规。更重要的是,哈登有假摔的历史。

而库里则不同,开头的例子或多或少反映了库里对于造犯规的态度,大多数时候,他更倾向于在运动战中解决问题,而非走上罚球线。其实不单库里这么想,水花兄弟中的另一位——汤普森也这么想,勇士队的教练和工作人员们说:“汤普森永远不愿主动需求身体接触,他把这些视作耍花招,他对自己的投篮绝对有信心,以至于根本不需要罚球。”

如此说来,当库里制造犯规的时候,大家会倾向于认为他欺骗了对手;而哈登制造犯规时,大家会倾向于他欺骗了裁判。而在大多数人的固有印象中,前者更接近真正的篮球。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下不乏有人认为哈登和火箭队毁了篮球,他们的篮球不“纯粹”,不如勇士队高尚。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是两支球队篮球哲学不同而已,而篮球哲学没有高低之分。

在某种程度上,勇士的教练组很希望库里可以经常走上罚球线。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在试图说服库里和汤普森把对手对于他们投射能力的忌惮转换成简单的得分(罚球)。史蒂夫·科尔曾经在录像会议上重点展示了一些时刻——库里可以利用自己的假动作来制造身体接触。

勇士助教布鲁斯·弗雷泽告诉记者:“当对手冲向库里的时候,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们有多怕库里投三分。”

科尔甚至让队员们去学习退役球员阿卜杜尔·拉乌夫的录像,他是一位假动作大师。在1996年,拉乌夫用32分的表现帮助掘金队战胜了公牛,那是公牛队在当赛季仅有的10场失利之一。

作为前勇士的替补球员,尼克·杨深得其中精髓。



科尔说每个人都很忌惮库里的投篮,所以他很努力地试图让库里多尝试做些假动作。在一定程度上,库里也照做了。



如此看来,勇士队和库里并不排斥造犯规,如果库里愿意的话,他或许也能成为造犯规的高手,可他为什么没这么干呢?

道理很简单,他不需要。

勇士几乎是纯粹的篮球主义者,他们倡导全民皆兵的模式,即使是在季后赛,科尔也在尽力强调球的轮转,他更喜欢机会均等的进攻,每个人都在接触球,都在参与掩护、内切、传球。

一位美国同行在文章里说,“科尔主义”拥有实际的战略目标,他希望通过轮转让每位球员保持参与感,在进攻中触球会让他们在防守中更加投入,同时球从一侧转到另一侧也能消耗防守者的精力。即使库里和汤普森的出现彻底重塑了三分球的意义,科尔也始终坚持让篮球保持一种它原有的风格。

勇士可以这样,因为他们是五星勇士,就算伤了一星,还有四星。他们是有史以来集合了最强天赋的勇士队,其它球队没有这样的条件。拼天赋、拼团队他们都不行,只能另辟蹊径。

比如火箭就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式去挑战勇士——大数据和哈登。



数字说哈登单打是最有效率的进攻方式,他们就让哈登一遍又一遍的单打。数字还说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单打里最有效的进攻手段,所以现在哈登就比任何人的后撤步都多。

火箭别无选择,除了哈登之外,他们找不到任何优势,所以他们尤其在意哈登能力的发挥,这其中就包含了他吸引犯规的能力。要知道,三分造犯规是最有效的进攻手段,数据显示,哈登三分造犯规罚球的平均得分明显超过了字母哥的篮下扣篮。

这往往决定了火箭比赛的胜负。

在系列赛第一战中,几处吹罚对火箭不利,对最终的结果造成极大影响。若再往前追溯,上个赛季结束后,火箭队曾经通过大量的数学运算得出一个结论:在西部决赛第七场比赛中,错判和漏判让他们损失了18分之多。

NBA对此不想发表任何评论。但是据内部人士透露,不公平的情况是存在的,虽然双方都有误判和漏判,但是平均每场火勇大战下来,火箭比勇士吃亏的次数大约要多三次,这还不包括那种潜在的可判可不判的犯规(NBA官方决绝公布此类数据,因为它们是保密的)。

如果火箭最终不幸沦为受害者,他们也是自己大数据的牺牲品——他们太过于依赖哈登和他的后撤步。

而在某种意义上,火箭的篮球哲学注定了他们要遭受不那么公正的待遇。

因为经过了多年的数据分析:尽管获得大量罚球,但是那些极具统治力的超巨还是无法得到他们应得的每一次犯规。通常情况下,大多数的超巨都会遭遇大比例的漏判(奥尼尔在此处频繁点头)。

对于那些拥有超级巨星的球队来说,一直以来就是如此。一些以防守强硬著称的球队,比如莱利的热火队与斯隆的爵士队,他们生存的根本就是确信裁判根本不可能把每一次犯规都吹罚出来。如果他们这样做了,比赛将持续四个小时。



再重申一遍,篮球哲学没有高低之分。

如果说哈登和火箭一直游走于规则的边缘,那么勇士也一直在利用规则的灰色地带,只不过他们一直都以大家比较能接受的方式在做。勇士队经常利用移动掩护去制造空位投篮,一旦防守人试图摆脱,他们总会用很不易察觉的手段去拉拽防守者。当勇士球员因此被吹罚犯规时,他们也一样会向裁判去抱怨。

相对来说,火箭队挑战规则的方式是我们不熟悉的。火箭认为联盟很多有经验的裁判都默认哈登是在“骗”三分犯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哈登在季后赛中被犯规的次数比常规赛要少得多。

在游戏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代版本一代神。玩家总是会在规则允许之下,最大化自己的利益。火箭和哈登如此,勇士也是如此。

作为球员和球队,他们的工作就是要把赢球视作是第一要务,至于篮球应该朝着哪个方向发展,这个责任不应该落在他们身上。